中国商务新闻网> 商报专讯

中企跨境合规风险外扩

来源:  时间:

  中国商务新闻网 美东时间6月3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第14032号总统行政令——《应对为中国特定公司提供资金的证券投资所带来的威胁》,对特朗普政府时期发布的第13959号及第13974号总统行政令下的制裁进行修订,禁止美国主体投资与中国国防、监控科技相关的企业,同期还公布了包括华为、中芯国际、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等59家所谓的中国军工复合企业(下称“CMIC”)清单。

  专家指出,新行政令下制裁的主体范围更为明确,同时因其禁止的证券交易不仅局限于美国境内,而是向域外延伸,禁令带来的跨境合规风险挑战也更为复杂,尤需相关企业高度关注。

  新变化

  新行政令扩大了国家紧急状态的范围,认为“中国监控技术在中国境外的使用、为‘侵犯人权行为’提供便利的中国监控技术”构成了非同寻常的威胁,禁止美国人买卖特定主体的公开交易证券、衍生证券或为其提供投资机会的证券,设置了60日的过渡期和为期1年的针对剥离交易的豁免期,且禁止实施规避或共谋的行为。

  走出去智库(CGGT)特约法律专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蔡开明,及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阮东辉在分析文章中指出,此禁令将于美东时间2021年8月2日凌晨12:01生效,此后美财政部长决定列入主体的禁令,将自决定之日起60日后的凌晨12:01生效。同时,“美国主体”可在为期1年的豁免期内仅以剥离为目的购买或出售相关证券。即附件中主体可在美东时间2022年6月3日凌晨12:01前进行此类交易,美财政部长此后决定列入的主体可在决定之日起365日后的凌晨12:01前进行此类交易。

  对于制裁名单的变化,蔡开明律师团队的文章指出,对比2021年1月8日公布的清单,此次CMIC清单新增了27家企业,保留了原有清单中的32家企业,移除了22家企业。被移除企业包括美国防部在特朗普离任前,于2021年1月14日仓促公布的第4批全部9家企业,其中包括就“中国涉军企业”在美国法院提起诉讼的小米、箩筐科技及高云半导体。被移除企业自即日起不再受此前关于禁止美国主体交易“中国涉军企业”相关证券禁令的影响,美国主体亦可开展此前被禁止的相关交易。

  相比于第13959号总统行政令,第14032号总统行政令在限制美国人进行相关证券交易的具体条款上做了相应调整,尤其是将禁止证券交易的范围扩展至美国域外,给美国域外进行的涉CMIC实体的证券交易带来制裁风险。

  对此,金杜律师事务所全球团队的政策解读文章指出,即使相关CMIC实体未在美国上市或发行相关证券及证券衍生品,但其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或其他美国境外地区所发行或涉及的相关证券及证券衍生品,只要有可能会由美国实体购买,则相关证券及证券衍生品的承销商、做市商等相关证券交易参与者均将面临违反制裁的风险。

  高风险

  禁令所指的“证券”内涵十分广泛,如“公开交易证券”包括在任何司法管辖区内、以任何货币计价在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或通过“场外交易”手段进行交易的证券,包括所有票据、股票、证券期货、债券等,金融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期货、期权、掉期等衍生品,权证,指数基金等。

  “由于新行政令所禁止的交易并未限定于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开展的证券及其相关交易,亦包括在美国境外公开交易的证券及其衍生品,此次附件中被列入的相关企业将面临丧失所有美国投资者的风险。”蔡开明律所团队分析认为,即使被列入清单企业的证券不在美国市场发行流通,但一旦美国投资者根据该行政令的要求不再购买其证券,可能会出现美国投资者在短期内大量/全部抛售所持证券的情况。

  同时,鉴于境外不同市场间以及境内外市场间存在传导效应,美国投资者的抛售行为可能会引发全球其他投资者的跟风抛售,进而严重影响相关企业的商业价值。因此,被列入清单企业在境外公开交易市场的证券市值可能会受到较大冲击,在中国境内市场的证券市值亦会受到波及,还可能引发债券违约(预期/实质)的风险。

  “该行政令禁止共谋条款的受限对象不仅是‘美国主体’,而是任何主体。”蔡开明提醒,在证券交易流程中,承担承销商角色的投资银行、证券公司或兼营证券的信托投资公司以及协助结算的支付代理行等中间服务商,为美国投资者提供的与被列入企业证券相关的服务/支持或将有可能被认为是与美国投资者共谋违反该行政令的行为。特别是部分证券公司的国际关联公司有港股及美股相关业务的运营,其在日常经营中涉及美国投资者的可能性更大,相关风险也会增加,需该等中间服务商立即开展合规扫描,评估相关涉美业务的合规风险,清晰判定合规边界,评估潜在的违规买卖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