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务新闻网> 商务加油站

中欧投资协定

来源:  时间:

  中欧自由贸易协定是什么?

  中欧自由贸易协定于1992年12月21日由维谢格拉德集团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四国外长在波共同签署。 其宗旨加强成员国之间在经济领域的协调,推动地区经济合作关系,谋求共同发展。

   中欧投资协定亮点何在?

  2020年12月30日,备受瞩目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如期完成。这是中欧加快双向开放的重要里程碑事件,继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之后,为遭受新冠肺炎疫情与贸易保护主义重创的全球经济注入了巨大动力。

  中欧投资协定为何对中欧双方乃至全球而言都如此重要?协定将如何弥补中欧合作短板,破除中欧双向投资壁垒?协定又将为保障中国企业和欧洲企业产业链供应链安全起到什么作用?双方企业该如何把握机遇,乘风而上?对此,本报特邀权威专家深度剖析中欧投资协定带来的溢出红利。

  专家圆桌

  郝红梅 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研究所副主任

  曲 建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

  倪月菊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经济史研究中心副主任

  (排名不分先后)

  1

  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如期完成对中欧双方以及全球投资贸易格局来说意味着什么?

  郝红梅: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贸易投资急剧萎缩,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比上年下降1/5,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比上年缩减40%。2021年,疫苗的大规模接种将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全球经贸格局与秩序重构恐难避免。反对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推动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规则体系,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仍将是主流,全球投资政策总体将进一步走向开放和便利化。中欧投资协定涵盖国家多,经济总量大,开放水平更高,互补性更强,无疑会对全球贸易格局和贸易投资自由化进程产生重大影响,成为新一轮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基础。

  中欧双方都进行了高水平和互惠的市场准入承诺,协定将推动双方提升经贸合作水平,开启“后疫情时代”中欧合作新局面,为未来中欧开启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奠定重要基础,也将有力拉动世界经济复苏,增强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信心。

  倪月菊:首先,中欧完成投资协定谈判将为“后疫情时代”世界经济的恢复与重建提供新的机遇。疫情使世界经济陷入深度衰退,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则给全球化和国际抗疫合作蒙上了阴影。此时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能够如期完成,犹如为全球化、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注入了一支强心剂,为世界各国合力推动世界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增强了信心和动力。

  其次,中欧投资协定约定进一步减少投资壁垒,促进双方资源的更有效利用和有效配置,从而助力中欧经济恢复与发展。疫情防控期间,中欧加强合作,特别是中欧班列为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2020年,中国替代美国成为欧盟第一大贸易伙伴。协定的签署将为双方进一步扩大投资提供制度保障和规则约束,也将进一步助力双边贸易的发展,从而为中欧经济的恢复与发展增添新动力。同时,协定的签署也将使更多的欧洲企业走进中国,投资中国,从而带动中国经济向更高水平和更高质量发展。

  最后,谈判的完成也彰显了中欧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决心,为世贸组织改革和中欧开启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增添了信心,为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谈判奠定了基础。

  曲建: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疫情发生的影响下,2020年国际贸易形势在上半年出现了急转直下的严峻局面。更有甚者,搞贸易保护主义的国家反而向贸易开放型国家提出挑战,提出一系列挑战国际规则的要求,把“贸易保护主义”的帽子扣在别国头上。

  在此背景下,2020年年底中国作出一系列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首先签署了RCEP,紧接着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再次向世界昭示了中国坚定不移对外开放以及推行全球化的决心和信心。

  可以肯定的是,伴随着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叠加疫情的冲击,全球贸易格局发生实质性变化,这意味着未来国际贸易形势将产生一系列变化。中欧投资协定最为重要的是,双方都以放宽准入条件和更多政策承诺作为条件以期吸引更多投资,这无疑是中欧加快双向开放迈出的重要一步,已经超出了传统贸易保护投资障碍等制度性设计,将减少双方投资障碍,推动更高层次相互开放。

  2

  从文本内容上看,中欧投资协定有哪些亮点?与中欧贸易的持续增长相比,中国与欧盟的相互投资长期处于低水平,与双向巨量贸易严重不匹配,协定的达成是否可以弥合中欧双向投资这一“短板”?

  郝红梅:上世纪90年代欧盟对华投资增长迅速,许多大型跨国企业积极参与中国重大项目建设,代表性项目包括上海磁悬浮列车、大亚湾核电站等。欧盟在制造业方面的经济实力对中国的市场需求形成良好补充,目前欧盟跨国公司在华经营情况良好,欧洲品牌已成为中国中高端市场的主流。

  欧盟是全球最大的服务供给市场,在生产性服务业以及健康管理、养老等生活性服务业领域都有独特的优势。中欧投资协定中,中方首次在包括服务业和非服务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以负面清单形式作出开放承诺,纳入金融等领域自主开放的举措,同时根据自身发展需要有序扩大了部分服务业和制造业的开放,如电信、私营医疗、生物医药、汽车国际海运、清洁能源车辆、云服务等领域的准入。

  欧洲市场对中国企业同样具有吸引力,但近年来,欧盟利用产业政策、外资审查及监测等手段加强对战略性产业的保护。疫情发生以来,欧盟先后发布《关于外国直接投资和资本自由流动、保护欧盟战略性资产收购指南》和《针对外国补贴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的白皮书》,对中欧经贸合作造成一定困扰。不过,随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完成,近年来欧盟不断加强的内部市场保护将有所缓解,欧方对中方也承诺了较高的市场准入水平,中方将在能源和零售市场、可再生能源市场等领域获得更开放的欧盟市场准入。此外,中国高消费群体的快速壮大也将为欧洲奢侈品产业提供新机遇。

  倪月菊:中欧投资协定是一份高水平的协定,特别是中方首次在包括服务业和非服务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以负面清单形式作出承诺,实现了与外商投资法确立的外资负面清单管理体制全面对接,给诸多产业带来了新发展机遇。

  除中国负面清单已经或计划放开的准入限制之外,中方承诺在制造业和建筑业对欧洲企业全面放开,航空运输、广告和金融等服务业的准入程度也超过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欧盟企业还可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设立完全独资的私立医院和诊所。此外,在研发、 云服务、计算机服务、国际海运等领域也将对欧盟企业开放。欧盟对等承诺消除欧盟不同成员国在市场准入方面对中国企业的不一致规定,消除对中国国有企业的特殊限制、对银行业等敏感部门的准入限制和外商投资安全审查制度所造成的政治壁垒,放松了在能源、气候、信息技术等领域对中国的限制。

  曲建:近年来,中国与欧盟之间的投资发展趋势向好,截至2020年11月,欧盟对华实际投资1179.8亿美元,累计设立投资项目数量超过3.8万个。中国对欧盟累计直接投资超过800亿美元。但不可否认,这之间也出现了一些不对等的情况,突出表现在中方的投资在欧洲受到了一系列限制,特别是在逆全球化渐起、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影响下,中国对外投资受到一些阻碍,也影响了中企对欧投资。

  从双向投资角度来看,首先,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为欧洲的金融与保险机构、服务商与制造商打开大门。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已对包括银行、保险、证券以及财富管理等金融服务领域作出了重大的开放承诺,相信未来欧盟金融领域的相关企业到中国投资会获得更多的便利和制度性保障。与此同时,双方在计算机、云计算等行业都有一系列新的开放举措,这意味着中国企业赴欧投资金融服务业、高新技术等产业,其相关利益也将得到一系列保护。

  3

  协定将为中国企业和欧洲企业在新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生产网络体系中带来哪些新的合作机遇?中欧企业应如何用好中欧投资协定?

  郝红梅:疫情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原有的建立在劳动效率和资源禀赋基础上的国际供应链系统,引发产业链不同环节出现一定程度的割裂,国内外供求关系及产业生态关系遭受破坏,扰乱了全球经济秩序,对全球经济效率造成很大损失。欧盟与中国在产业链合作方面具有明显的互补性,中欧投资协定有助于巩固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主导地位,提升中资企业布局掌控全球生产网络的能力,更好地应对美国的战略遏制。

  中欧双向投资的良好前景源于较好的互补性和各自需求。高水平的市场准入承诺将为双方企业带来更多投资机会,高水平的规则将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当前中欧之间的双向投资规模还较小,欧盟对华投资额只占中国吸收外资总额的约5%,中国对欧投资额仅占欧盟吸收外资总额的3.4%。鉴于中欧经济规模庞大,双方在投资领域具有巨大合作潜力。

  中国欧盟商会《商业信心调查2020》显示,62%的中国欧盟商会成员表示,如果中国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他们会增加对华投资。市场准入限制、监管透明度、知识产权保护、公平公正执法是在华欧盟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尤其是在技术和研发密集型行业。2021年是中国“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欧盟实施大规模复苏计划的启动之年。中国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快企业、资本、项目和人员“走出去”;另一方面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增强外商长期在中国投资的信心。

  曲建:中欧投资协定实际上为中国和欧洲的企业在政府层面建立了很好的制度安排,双方都可以为对方企业在供应链的打造方面提供良好的投资环境,进而提升双方企业的供应链安全性。在当前逆全球化浪潮渐起,特别是个别国家破坏全球供应链的背景下可以通过中欧投资协定及早采取措施减少逆全球化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的负面影响,这对中国企业和欧洲企业都将非常有利。

  中欧企业应紧紧抓住中欧投资协定有关领域的相关制度安排所带来的便利和机遇。对中国企业而言,目前供应链管理系统还有很大改善空间。这就需要企业积极寻找在全球供应链上实现自身安全运营的方案。除了本土供应链外,尽可能将供应链多元化,通过签署中欧投资协定深化与欧洲企业的投资合作,通过境内境外两个以上供应链进行合作,尽快找到使供应链中的薄弱环节和短板环节得到妥善解决的方案。今后,通过中欧投资协定,中国企业可以在上游领域如研发、设计及下游的产品营销等领域弥补不足,进一步补齐供应链,进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运营。

  倪月菊:中欧投资协定致力于促进双边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为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这将为中欧双方企业扩大双向投资带来新机遇。未来,中欧企业应把握新机遇,不断拓宽度、谋深度,使双向投资迈向“深耕细作”的新阶段。特别是应紧跟数字经济发展的新趋势,加强与数字技术相关的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合作。在制造业领域,在自动化和机器人等领域加强投资合作;在服务业领域,加强在远程医疗、远程教育、云服务等方面的投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