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200

国际油价承压这个“锅”中国不背

2016年9月04日 18:31

  近两个月来,国际原油价格的跌跌涨涨使各界都绷紧了神经。而近期一种“中国需求下降将给供应过剩的原油市场带来双重打击”的说法更是甚嚣尘上。然而,真的如此吗?

  中国不背锅

  上述将中国需求作为重要影响因素的说法,大致源于一些境外媒体的报道。这些报道认为,中国政府打击原油行业涉嫌逃税的行为,目标直指中国的独立(民营)炼油厂,这将威胁中国对原油的进口需求。这些地方炼油厂亦被称为“茶壶”,中国政府自去年开始允许民营炼油厂进口原油,迄今已有27家获得了或等待批准进口许可。

  事实上,早在去年年底,就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原油进口需求将放缓,并进而对国际原油施压。

  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从数据上来看,中国原油进口量并没有下降,反而有所攀升。

  安迅思原油分析师马琛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除1月份以外,中国对原油的月度进口量均在3000万吨以上水位。其中,3月~5月中国原油进口量攀升至3200万吨以上高位,虽然6月略降至3062万吨,但7月份回升至3107万吨。

  中国实际原油进口量还要大于上述数据。如果用进口原油所生产的商品来衡量需求的话,今年上半年需求同比增加了1.5%;但如果用实际原油进口的数量来衡量的话,需求同比却增加了7.4%。

  “尽管6、7月份中国原油进口量小幅回调,但总体来看,今年1~7月,中国原油进口量达21760万吨,同比宽幅上涨12.12%。”马琛说。虽然7月份地方炼厂原油加工量小幅下挫,但主营炼厂原油加工量增长,这带动了中国原油进口量的上涨。

  其次,从被议论的主角——“中国政府打击原油行业涉嫌逃税”层面来看,马琛指出,就目前的数据而言,暂未对中国原油需求造成影响。一方面,中国政府还没有公布打击逃税的明确细则以及监管细则,因此地方炼厂进口原油的需求未有明显变化。另一方面,对地方炼厂而言,其原料加工需求主要取决于炼油利润,即使逃税“无处遁形”,如果利润合算,其开工负荷也会维持在正常水平。此外,打击逃税落地还需时间,真正产生效果非短期可见。

  再次,中国原油进口量在全球产油量中的占比并不是很大。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大国关系研究室主任钟飞腾对国际商报记者分析说,目前全球原油产量一天就有近8000万~9000万桶,中国虽然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但对全球产量来说,占比仍然是小的。中国海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原油日进口量在700万~800万桶左右。此外,据国际能源署此前测算,2015年中国石油需求占全球需求量的11%左右。

  钟飞腾坦言,上述两点数据的一致性就可以揭示出,中国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并不是很大,不过,国际舆论却倾向于夸大中国需求的影响。

  哪些因素起作用

  事实上,相比“中国因素”,其他更多因素已经或正在影响国际油价。

  钟飞腾指出,原油市场是金融市场,远期合约的影响更大一些,而不是现货贸易。中国实际上并不控制油价,谈不上对油价有重大影响。最近一个月以来油价上升,这是因为市场对供需基本面的预期趋于平稳。此外,欧佩克占国际原油市场的一半份额,今年以来欧佩克不断协调成员国立场,通过减少产能等降低市场对供需面的认识分歧。

  虽然近期受产油国重拾冻产协议的影响,纽约油价从每桶39美元涨至每桶46美元左右,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也在每桶48美元徘徊,但冻产协议的未来并不被看好。此外,美国页岩油复苏、英国“脱欧”等因素使得7月份国际油价创出年内最大单月跌幅,这些才是对国际油价影响大并且值得关注的。

  在中国层面,钟飞腾指出,从中国能源政策来看,降低煤炭消耗是个长期坚持的战略。随着经济的发展,能源消费结构是要向发达国家趋同的,比如韩国、日本等国家,其天然气、原油和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大体均衡。那么,中国的原油进口还会增加。考虑到全球油价偏低,增加战略储备也是应有之义。

  需要注意的是,钟飞腾强调,中国能源企业在上一轮全球能源产业调整中,以100美元每桶的油价预估,并购开发了一些新油田,在这两年油价暴跌后,形成了资金压力,这对中国能源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了挑战。

  马琛指出,中国原油需求主要取决于储备需求、炼油厂加工需求,现在来看这两个板块均未出现下滑态势。另外,目前惠州、锦州战略储备已经具备注油条件,因此对下半年中国原油需求亦起到提振作用。

  “不过,国际原油价格仍会受到消息面的因素支撑,尽管中国市场原油需求并未出现下滑,但消息面的利空也可能左右油价。”马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