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豹变: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头猪

2018年7月09日 09:40 来源:人物

 

  今天,小米将在香港正式上市。前一天,小米创始人、董事长雷军发布公开信称,上市是小米新的开始。

  2010年4月6日,小米科技在北京中关村(5.160, 0.03, 0.58%)银谷大厦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开业,当时只有13名员工。那时的雷军早已名满天下,但真正获得现象级的影响力则始于小米。雷军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打破手机行业的游戏规则,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硬件。

  四年前,《人物》采访雷军时,小米新模式已取得了显而易见的成功。得益于其性价比和身处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小米手机广受欢迎,供不应求。这位原本拘谨的CEO也重新舒展开来,他开始更多地穿着休闲服。从金山退休到成立小米,从少年得志到大器晚成,从朱熹到王阳明,雷军给自己重刷了一个操作系统。

  本文首发于《人物》杂志2014年3月刊,今天旧文重发,希望能够让你看到雷军人生的一个截面。

  文|吴达

  采访|吴达 张悦 杜寻梦 蒲劲秋

  编辑|张悦

  摄影|吕海强

  图片统筹|于千

  形象|Momo

  化妆造型|邹成程(Ontime)

  2009年12月16日,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对面,酒廊咖啡馆。事后想来,这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IT老人转变为新贵的前夜。

  当晚雷军喊朋友喝酒,毕胜、黎万强、李学凌等金山旧部和朋友在列。当晚雷军在伤感、挫败和矛盾的情绪中度过,一边唏嘘不已,一边一瓶接着一瓶地灌下喜力啤酒。一群人都越喝越多。11点半,雷军才开口说,今天是他的40岁生日。毕胜回忆,当时的谈话基调是反思:‘(雷军)讲他的劳模人生,是不是错了?反思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从领导哲学,到做事哲学上是不是有错。’

  聚会临近结束,大家说40岁了,总结一下。雷军留下一句话:‘要顺势而为,不要逆势而动。’

  大家在双榆树当代商城的岔道口,分头打车回家。

  这一年,已经从金山退休的雷军找到了他要的‘势’:移动互联网。他看到智能手机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雷军当时的身份是天使投资人,起初想投黄章——黄章仅有初中学历,以工匠精神、行事低调和为人偏执闻名,其一手打造的魅族手机在国内拥趸众多。两人一度往来频繁,关系在2010年前后空前密切。

  小米的联合创始人王川说,当年雷军与黄章彼此都是真诚相对,黄章把做手机的经验倾囊相授,雷军则把软件、互联网和公司运作的规则悉数教给黄章,甚至一度愿意为魅族押上全部身家。

  ‘投资魅族这事,他刚开始很狂热,他很欣赏黄章,就像谈恋爱,你欣赏时只能看到优点。黄章有巨大的优点也有巨大的缺点。但一个企业需要你某方面特别强,其他也不能弱。’

  王川对《人物》记者回忆他曾劝雷军谨慎,‘我说你能管吗?他说投了就是听天由命。(投资魅族)基本上就是他的家底了,我说我反对,他说不会亏,我说不会亏和浪费机会是两个概念。’

  在王川看来,雷军最终没有投资魅族的原因是:两人对于人才的看法存在巨大分歧。

  核心是两件事:雷军对黄章说,魅族一位高管软件硬件都很强,但一分钱股份没有,很容易被别人挖走,黄对此的回答让雷震惊,‘他被挖走了我自己能干’;雷军又花了几个月说服黄章从Windows Phone手机系统转向Android手机系统,并把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林斌介绍给他,希望黄能分5%的股份给林斌,用来吸引林斌加盟,黄章不同意。

  出道22年,雷军早已名满天下,但获得真正现象级的影响力始于这里,他决定自己干。

  雷军转而邀请林斌共同创业小米,这成了一个关键点。金山的黎万强、微软的黄江吉、谷歌的洪峰、摩托罗拉的周光平、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的刘德和多看的王川等6人陆续加入,一半是雷军的旧识,一半是林斌的故交。

  雷军对这些合伙人承诺:小米将是他最后一次创业。林斌疑惑地问他,你是认真的吗?你在小米的股份还没在YY多呢。雷军说,哎,我没想,不然我再买一些回来。‘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他大概又花了3900万买了一部分股份,股份才超过其他合伙人。’王川说,‘做小米他把利益看得不重,他把公司分给大家了。做金山他没有证明自己,他希望有个成功证明自己。’

  江湖前辈

  2007年10月9日上午10点整,金山软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两个礼拜后,雷军出现在商业脱口秀节目《波士堂》上,谈笑风生。但是看过这档节目的人能够感觉到,因IPO一偿夙愿而产生的喜悦,尚不足以化解8年上市长跑给他带来的郁结。

  临近结尾,女主持人问这个38岁的中年人,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了金山,还有什么?‘我坚信因为我是金山的总裁才被邀请的。’他回答,‘真的希望将来因为我是雷军,所以我才有机会坐在这里。’

  之后发生的事情让这段话有了先兆的意味:当年12月20日,雷军辞去金山总裁与CEO职务,理由是身心俱疲。他的这一巨大转变显得过于突然。毕竟,他在这家公司投注了15年的心血,把成年后的大部分时光都献给了一个纯粹而清晰的理想。

  ‘我们最早的时候说,一定要把金山做成中国的微软。我们的口号是:让金山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雷军确确实实在为这个志向而努力。’金山创始人求伯君接受《人物》采访时说。1992年,求伯君邀请23岁的雷军作为第6名员工加入金山。2年之后,雷军出任北京金山总经理。6年之后,升为金山总经理。

  周鸿祎在1995年结识雷军,当时周研究生毕业不久,在方正做程序员,雷已经坐镇北京金山。

  ‘当时对我来讲,雷军算是传奇人物。’周鸿祎对《人物》记者回忆,当年北京满大街跑的还是黄面的,周鸿祎每天要挤3个小时公车上班,而雷军那时候就已经开上一辆白色桑塔纳,‘就像今天开一个卡宴。’

  说话之间,一场颁奖典礼正在360总部大楼外举行,一位搜索工程师因工作出色,得到了一辆卡宴作为奖励。

  周鸿祎把那时与雷军的交往定义为‘很长时间的仰视’。‘当年搞电脑是很高档的行业,他又属于里面人中龙凤,又年轻,又有金山这样一个平台,内心的骄傲肯定有。’

  ‘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实话说,从江湖辈分来说,他比我们(要高),他应该可以赶上算求伯君那一代,和杨元庆,和(当时)中关村的这些人是齐名的,我们互联网这一拨人只能算第二拨。’周鸿祎说。

  在当年的中关村,雷军与周鸿祎谈论着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甚至提出过卖水、卖盒饭的想法。‘他说,如果去卖水,要请刘德华做代言人,这个水叫“忘情水”。如果去卖盒饭,会做得如何如何不一样——大家都看不起,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生意——但他连这些都能讲得非常有逻辑性。’周鸿祎笑着回忆。

  雷军善于总结一二三,说话斩钉截铁,富有说服力。‘他跟你说话的时候,内心非常真诚,也非常相信,每句话都板上钉钉,好像牛顿定律一样,这就叫“现实扭曲力场”,非常有说服力。你会受到他的感染,什么事在他一说,前景都很宏大。’

  很早,雷军在市场营销上的功力就让周鸿祎感到惊奇,金山在1998年《金山词霸Ⅲ》首发仪式上借势歌手白雪和零点乐队开露天演唱会,激起用户和经销商的热情,以及在1999年发动的‘红色正版风暴’,3个月促销期内,雷军将金山两套软件从168元下调至28元,最终销量突破了110万套,创下中国正版软件销售的历史纪录。‘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他已经很懂得怎么去发动用户。这一方面当时是我完全不懂的。’

  勤奋,而且过度信任勤奋

  一个业内普遍的认识是:论勤奋,无人能出雷军其右。周鸿祎在互联网界以勤奋闻名,但是与雷军相比,他自认不如。雷军的下属和朋友对他的旺盛精力体认更深,并相信其中有天赋的成分——他可以通宵达旦地工作,在很长时间里只睡四五个小时。

  科技评论家方兴东注意到,雷军的时间安排像飞机的时刻表一样,精确到15分钟、半个小时。很多次他约雷军见面,都不得不等到深夜12点以后,那时雷军才结束一天的工作。‘永远睡眠严重不够,人非常憔悴,疲惫始终挂在脸上。’

  暴风影音CEO冯鑫曾任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对雷军的自律印象深刻。有时候雷军的责任心重到会让下属产生负疚感。‘谈工作谈到后来,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大伙儿就疏忽掉了,甚至是心里有点故意疏忽,他一定会不辞劳苦地揪出来,说我们再谈谈。谈完以后,你回家,在路上,想起什么了,就明天再说呗。他呢,想到了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继续聊。’

  雷军会在手边常备一个笔记本,随时记录产生的念头,并着手解决。‘他脑子永远在想问题和处理问题当中,没有停止过。你身边有个人那么勤奋,跟你说每句话他都记着笔记,你在旁边跷着二郎腿,觉得没什么可记的,他又是你老板,对吧?这肯定颇不自在了。’

  求伯君对雷军的严谨风格也感触良多。‘我自认为我是做不到这样子的,有的时候真的比较惭愧。’他举了一个例子:因为喜欢睡个懒觉,自己会把会议安排在下午,但是雷军开会‘该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王川是小米的8位合伙人之一,也是与雷军交往10年的挚友。他从2004年起开始教雷军滑雪,发现很多本不相识的金山员工对他表示感激。‘说雷总觉得春节、十一放7天假太浪费时间了,咱放假3天,后4天开战略研讨会。后来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没有七八天回不来。大家就能完整在家过春节。’

  《人物》记者采访过的每个人都承认,雷军做事一丝不苟,关注细节,追求完美。冯鑫认为,金山时期的雷军勤奋,而且过度信任勤奋。这指的是他在小处事无巨细地操劳,却失之对大势的把握。冯鑫记得雷军曾经亲手为他收拾过两次杂乱的办公桌,并留下署名字条。‘就是告诉你说,这活儿我帮你干了。你肯定会想想,以后自己注意。’

  雷军的朋友、百度前市场总监毕胜向《人物》记者描述了首次见到雷军的印象:‘一尘不染。’他注意到,雷军会在抽完一根中南海香烟后,用手将散落在桌上的残余烟灰拂进烟灰缸里。

  然而,15年下来,雷军深厚广博的商业才能、无休止的辛苦劳顿、不停反思形成的克己能力、亲力亲为的示范效应……却没有让金山取得足够显赫的成功。

  金山是中国民族产业的代表企业,以通用软件起家,因挑战微软和对抗盗版闻名,旗下产品从WPS到词霸,从词霸到毒霸,从毒霸到网络游戏,历经数起数落,几度转型都难逃虎头蛇尾。事后回想,雷军用‘盐碱地里种庄稼’来形容这家长不大的公司。

  ‘他发愁的时候,别人能够感觉得到他的压力。我呢,反正怎么说呢?我心里面也发愁,但是这东西我努力过了就行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种感觉,随它去吧。’求伯君回忆那段困顿岁月说,但有胜负心的雷军不同,‘他比较要强。’

  求伯君说,金山在1990年代到21世纪初,面临的是如何生存,而不是如何发展的问题。今天要想的是,明天下锅的米从哪里来,无暇去想半年一年以后的事情。‘当时业界都说,金山员工工资低,讲的是奉献、理想,我觉得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2000年初,互联网公司高速成长,大举在金山挖人,开出的价码远超金山现有薪资。‘当时3倍是正常。倍翻,雷总会觉得你这个人忠诚度不够啊,倍翻你就走。3倍大家也说不出来什么了。’小米互娱总经理、金山原总裁技术助理尚进说。

  小米联合创始人、金山词霸原总经理黎万强那时每周至少要花30%-40%的时间做团队沟通,‘动不动给兄弟洗脑,讲感情,讲理想’。

  由于无法吸引京沪穗等地一流高校的毕业生,雷军发明了一套独特的延揽人才的方法:赴二线城市的一流高校招聘前5%的学生,进来后老人带新人,学成后抱团打仗。为了凝聚士气,金山一度每天早上站着开晨会,要求大家拿着分贝器上台喊口号。

  ‘我每天给大家打气,给大家画饼,画到后来你发现负债累累,如果不上市你这一辈子都还不清。’雷军曾感慨。

  当金山最终凭借网络游戏如愿挂牌的时候,雷军发现,他为之付出15年心血的公司市值不过53亿港币。这是个差强人意的数字,远不如同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市值1515.7亿港元),也不及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度(39.58亿美金),就连与同样主打网络游戏概念的登陆纽交所的巨人网络(22.390, 0.09, 0.40%)(42亿美元)相比,也远远落在后面。

  同是追求资本市场的青睐,阿里巴巴花了8年,百度花了5年,巨人花了3年,金山相比之下显得迟缓而老迈。‘从珠海到香港真的只有一个小时船(的路程),就这一个小时船,我们走了19年。’雷军说。

‘劳模’雷军少年得志,但是大器晚成(左)

‘劳模’雷军少年得志,但是大器晚成(左)

  雷军当选全国 人大 代表,希望推动《公司法》调整(右)

  ‘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头猪’

  作别金山之前,雷军有一次和王川闲聊,‘他跟我说,你相不相信,我离开5年之后还能做一个这么大的公司?’

  离开金山后雷军并未像对外界所称的那样‘退休’,而是开始了一段长达3年的‘长考’。这段对雷军至关重要的隐忍旅程极为私人化,也不起眼,以至于外界更愿意关注他职业生涯的两段光鲜时段,他旅途的‘起点’金山和‘终点’小米。

  ‘雷军真正脱胎换骨的变化是他离开金山,出去做投资。在那之前,你可以说雷军还不太懂互联网,在那之后,雷军成了一个互联网专家。’周鸿祎说,过去的雷军被金山的包袱拖住了。‘我觉得他当年离开金山,也许很郁闷,也许不太开心,但这个挫折没有把他击倒,反而是给了他一个跳出来反观自己的机会。一旦把互联网的“道”弄明白了,雷军过去这么多年积累的那些“术”马上就会发挥作用。’

  这种脱胎换骨,与其说是水准的提升,不如说是心态变化所致——雷军终于得以松弛下来,远离日常杂事,把自己的才能更多地注入到天使投资当中,并借此掌握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常识——后来他口中的‘互联网思维’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

  2005年,他在卖掉卓越后有了现金,先后投了拉卡拉、多玩YY、乐淘网、凡客诚品等20多家公司。这些企业集中于3个领域: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网络社区。雷军在这个过程之中完成了资源和认识的积累。按他自己的说法:‘我想做移动互联网,但是我不懂,不懂就要交学费,最好的办法就是看看别人怎么做的,在UCweb看过之后,我对这个行业已经通透了。’

  再次与雷军见面时,尚进明显感觉到两人交流的话题宽泛了很多,雷军频频说起对互联网的研究和认识。‘雷总(从前)还是非常在意跨级的约束,他不愿跟一个金山老同事,在完全脱离金山业务的范围漫谈。他也担心我们不focus(专注),怕我们把心弄野了。’尚进认为,不再担当金山CEO后,雷军的老板气质出来了。‘我们在金山觉得雷总是老板,但那时候他肯定不是。他的弦绷得很紧,他非常尊敬董事会,甚至到了我们感觉不必要的状态。’

  2008年的一天,雷军去找王川滑雪,两人在坐缆车的间隙聊天。仅仅几个月的时间,王川就发现雷军的格局变了,眼界从‘用显微镜看事情’开阔到‘用望远镜看事情’,‘我当时对他说,你的水平提高了一个数量级。他说他以前一直说抬头看路,以为自己抬头看路,但其实还是低头干事,他的思考是基于金山的。’

  ‘金山是一个管理很强的公司,他一声令下,说往东全往东。你有想法,觉得应该往西,有意见先保留,干了再说。’王川说,‘投资呢,恰恰就是你看着别人干,所谓“帮忙不添乱,在位不逾位”。我觉得他做风投以后更能容忍别人的想法跟他不一样。’

  欢聚时代CEO李学凌说:‘他以前都是hands on(亲力亲为)做事情,现在没有这么hands on了。做投资,不得不放下,就慢慢知道,原来是可以放下的。’

  雷军放下的不只是事情,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自己。冯鑫记得雷军在金山有撕纸的小习惯——找一张纸,撕来撕去,直到最小——他的手里要一直拿着东西去处理。‘雷军外柔内刚,无论他表面怎么客气,你随时都能感觉到他特别想达到当时的目的,特别明显,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你能看到他每一分钟都不是放松的。现在呢,当中间出现一个与正事无关的事,他能够投入进去享受一会儿。比如他在(小米发布会)舞台上讲话的时候,他突然很轻松,他现在能够让自己停下来了。’

  雷军告诉王川,他突然有一天想明白自己是头猪,从此一切都一帆风顺了。

  在金山时的雷军自我期许很高,会不断地给自己提一个很高的要求,发动大家去达到,达不到就很沮丧,‘现在都把自己看成猪了,做多少是多少,他就放松了。’王川说。

  ‘他以前是朱熹,现在是王阳明。’毕胜历数金山数款长不大的产品。‘很多公司不懂得做网游的时候,大哥(指雷军)已经做了《剑侠情缘》。周鸿祎还不知道什么叫杀毒软件的时候,金山毒霸已经垄断中国市场了。但是为什么这些产品都没起来?从根源上,太不了解人欲了。人欲就是贪便宜,周鸿祎把杀毒软件都免费了,收费和免费之间,人欲肯定就奔免费去了。’

  ‘现在小米每次发布都是全世界最好的配置,只卖1999。性价比啊,这就是人欲的一种。’毕胜说。

雷军和苹果创始人之一沃茨尼亚克出席小米记者见面会(左)金山软件时的雷军(右)

雷军和苹果创始人之一沃茨尼亚克出席小米记者见面会(左)金山软件时的雷军(右)

  人前人后一个名儿

  在周鸿祎眼中,雷军的每一项投资都经过了深思熟虑,然后才付诸行动。周鸿祎进入天使投资领域更早,雷军曾经和他探讨投资之道,两人还共同投过一家语音软件公司iSpeak。‘我觉得天使投资是一件感性的事儿,他做天使投资比人家做风险投资还严谨。他说你要去思考,要研究这几个方向,要做功课,要看趋势。’周鸿祎说,两人的投资风格大相径庭。‘每次跟他谈完之后一对比,我就觉得很自卑,我觉得他做事怎么能这么有章法呢。’

  外界对雷军的投资向来有‘布局’一说,指的是他的投资风格如他擅长的围棋之道一样连子成片,片中成气,其中自有韬略。无论雷军的个人真实愿望如何,他对于这种说法并不认可,‘哎呀,那都是朋友之间帮忙,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热心的大嫂好了。’

  朋友就是熟人。‘不熟不投(不是熟人或者不是熟人的熟人)’是雷军最重要的投资原则。在尚进看来,雷军强调认同,寻求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有很浓重的熟人情结,‘雷总一般认为如果是朋友就是一辈子的(朋友)。’伴随而来的,是雷军能够担当朋友的缺点,容忍失败。‘他对别人的失败非常宽容,你明摆着的失败,他都说不出口。’

  雷军极能给人留面子。‘他的信任度是往后打的,开始是百分之百信任,做败一个事,信任度下降60%,第三次是0。从这个角度,他很像美国人,丁是丁卯是卯。’尚进说。

  ‘他几乎不说别人的毛病,除非特别熟的人,或者实在觉得是个问题。不是不知道,是不说。’尚进记得,雷军在金山时自称是‘拿着放大镜找优点’。‘出来打仗,谁都怕猪一样的队友。雷总首先帮你的partner背书,让你觉得你的partner都是很强的人,大家都得到一个正面激励,觉得在这个团队是很荣耀的事儿,我在和一帮牛人合作。夸人夸到这个份儿上:给他干活的两个人,第一次打交道,见面都是互相久仰。’

  极简时代CEO杨金钰曾经在金山工作3年,担任过金山总裁助理。杨金钰说,雷军识人最重人品。如果没有充分的反证,最初与人接触的时候,他会假设你的所作所为都出于真心。

  当被《人物》记者问到雷军识人是否有不准的时候,杨金钰笑了起来:‘看错眼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他看人的原则是什么?是敞开心扉给你一个机会骗我一次。你骗了,这事咱不用再继续了;你没骗,那人很正直啊。雷军跟你打交道,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相信你做的每一件事,直到知道你在骗我。“雷军系”的人都是这样。’

  《人物》记者采访到的许多前员工在归纳金山精神时,都将‘正派’视为其不同寻常的企业文化。

  他们相信,这源于雷军的个人品质,也影响了金山的企业策略。金山原市场总监许晓辉告诉《人物》记者,金山和瑞星在杀毒软件市场长年鏖战不休,但瑞星原市场总监马钢却在和他的一次闲聊中夸奖过金山,‘尽管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他说我很佩服金山的一点是,你们所有的竞争手段都在桌面上,没有桌面下的动作。’

  ‘雷军的底线还是相对高的。’许晓辉认为,这也是当年金山做网络游戏拼不过巨人的原因。‘那些黄赌毒的东西,雷军是下不去手的,尽管也必须做,但他不像史玉柱一下就下去了,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征途》有“强行抱起”功能,男性玩家可以花钱买道具把女性玩家抱起来,说不好听的,那不就是耍流氓吗?这种设计,金山不是不能做,但是它不做。’

  ‘(认识)10年了。我从来没见过雷军坑人,他做的任何事没有对不起别人,虽然也有些误会。’王川说,雷军绝少在公开场合说任何人的坏话。偶尔觉得委屈,会向他发发牢骚,一旦有第三个人在场便闭口不言。‘只有跟我发牢骚的时候,说帮别人那么多,别人伤害了他。比如说黄章,一直在骂他。但你不会听他说一句黄章的坏话。’

  在业界,金山有‘黄埔军校’的称号,盛名之外也隐含了徒为他人作嫁衣裳之意。那些在此地工作过又离开的人自称‘旧金山’,浸淫过‘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的‘抱团打仗’文化。他们中的许多人大学毕业就被雷军点入金山,一同攻城略地,受过他的耳提面命、奖掖提携,也服膺于他的人品和才具。到小米时期,这些22年积聚的金山旧部成长为业界中坚,雷军随之拥有了一群追随他多年、得力可靠的干将。

  在与《人物》记者的对谈当中,雷军随口举出一位业内显赫人物的名字,‘今天他坐在我对面,一定会叫我“雷总”,不会叫我“雷军”。’他解释说,这并非是畏惧他的严厉,而是出于认同和尊重之举。这种说法并非夸大其词——绝大多数旧部在人前和人后称呼雷军是同一个名儿:‘雷总’或‘老大’。‘雷校长’则是旧金山聚会时不可或缺的话题。

  多位事业有所成就的旧金山人告诉《人物》,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和安身立命的本事全系雷军所授,独自行走江湖后‘都是在吃老本,往外吐,当时学的架子就够用10年’。

  黎万强对金山干训班记忆犹新——这一针对中层经理的课程两月一期,由雷军亲自授课,包括如何商务着装、如何会见客户、如何看懂财报等内容。他用‘破冰’形容干训班给10年前的自己的影响。‘他教我们,管团队、管业务、管自己怎么管?管团队要将心比心,管业务要身先士卒,管自己要以身作则。’黎万强开玩笑说,雷军告诉他管理之道分为国民党打仗和共产党打仗两种,一个是‘兄弟们,给我上’,一个是‘兄弟们,跟我上’,‘我们肯定是共军的打法。’

顺势而为

顺势而为

  或许从起名上可以窥见雷军的心态变化:从挟开天辟地之势的《盘古组件》,到有出人头地意味的卓越网,再到不过是寻常口粮的小米和顺为(即顺势而为)基金。

  如今不再追求名正言顺的雷军扬弃了过去自己了然于胸的管理方法。小米不打卡、没有KPI考核制度、除了每周一的例会之外很少开会、组织架构极为扁平——只有8个合伙人、teamleader和工程师三层,晋升的唯一奖励就是涨薪。这样的层级设计鼓励员工不去考虑人事职级,全心扑在事情上。

  ‘小米就是不想做一家大家看起来管理得很好的企业。看起来管理得很好是很容易的,管理的真谛是什么?高效率,高成长。’雷军说,‘找一帮有责任心的人,有经验的人,要什么管理呢,放手让大家干就可以了。’

  两周前,雷军找到王川私下抱怨了40分钟,概括起来就一句话:小米盒子的包装太难看了。

  ‘我听了半小时,才明白他说的是塑封的分界线没有居中。他说苹果能居中你不能。我想99.99%的人都不会关心塑封那条线,何况还不是直不直,是居不居中——你拿个小米盒子,撕了,打开,根本不会注意到侧边那条线。’王川说,他看得出雷军有时候不喜欢自己的产品设计,但会克制自己,尽量不表达出来。‘在小米我们雇佣了一群世界级的人才,你雇佣的不光是他们的手,更是他们的头脑,你得容忍他的想法跟你不一样。这方面他做得比在金山好很多。’

  雷军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打破手机行业的游戏规则,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硬件。2010年4月6日,小米科技完成注册。4个月后,小米发布了第一款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MIUI,这是一个基于Andriod深度定制的手机操作系统。区别于传统封闭式的研发,MIUI每周都会根据用户反馈更新版本,积累了大量的粉丝。截至2013年12月,MIUI拥有3000万全球用户,支持23种语言,构建起以小米应用商店、主题商店以及游戏联运为代表的软件生态体系,月营收突破3000万。

  2011年8月16日,这一天,雷军发布了‘小米’一代智能手机。他借鉴了已故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很多风格——身穿牛仔裤和深色T恤,亲自主持嘉年华般的产品发布会,精心策划的现场演讲。当他宣布1999元的低廉售价时,台下的‘米粉’兴奋地尖叫起来。

  新模式取得了显而易见的成功。得益于其性价比和身处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网络直销的小米手机广受欢迎,供不应求。2012年,小米卖出了719万台手机。2013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870万台。2014年,小米承诺至少供货4000万部手机。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小米在中国的手机出货量超越苹果,位居国内市场第6位,夺取了5%的市场份额。

  周鸿祎仔细地研究过小米的商业模式,自诩为雷军以外第一个参透其秘密的人。他用8个字评价小米的成就:‘没有对手,一骑绝尘。’

  他定义小米的模式:互联网硬件。传统手机厂商卖手机是把硬件卖给客户,卖完后从此两清,再发生关系就是维修环节。小米卖手机,硬件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生意,购买者既是客户又是用户,卖完后彼此的关系才刚刚开始,小米可以依靠内容和服务吸引用户持续消费。而且,小米把电子商务作为主要销售渠道,节省渠道成本,主打性价比;凭借MIUI细腻的软件界面,让用户获得媲美iPhone的用户体验;利用社交网络营销,取得远超线下的传播效果。

  以上几点对于传统手机厂商几乎不可想象。3年前,周鸿祎曾经想找一家厂商联手阻击小米,拜访了一圈下来才发现做不到——当他口沫横飞地讲完小米模式后,大家只会很疑惑地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很傻。‘(手机厂商)绝大多数太成功了,活在过去,不愿意承认这个趋势。一台手机本来赚1000元,这1000元要分到渠道,分到零售,你跟我说卖硬件不赚钱了,在你那儿下载一个软件一块钱,靠这个赚钱,有没有搞错?’

  ‘自宫’是周鸿祎近来偏爱的一个词汇,他用这个比喻形容传统手机厂商向互联网转型的艰难和痛苦。‘当你一年几十亿、上百亿的收入来自于这个领域,让你把今天卖手机(硬件)的收入全部放弃掉,你能做到吗?不放,你可能会丢掉未来。放掉,你可能死。你知道宫自己和被别人宫有什么差别吗?就是宫完了,刀在谁手里的问题。’

  周鸿祎用‘看不起、看不清、看不懂、看不见’概括传统手机厂商眼中的小米—3年过去,小米与其他手机厂商的距离日渐拉大,如今前者烟尘滚滚,后者难望其项背。

  互联网公司陷在自己的业务之战中,拔不出来。传统硬件公司没有互联网基因。小米在这两者的结合部看到了一个非常大的空间。‘雷军在金山时期,他只是根据过去看现在,所谓“过去”就是总结微软怎么成功的;他在投资互联网的时候,投得不错,但是也没有被证明特别有远见。但是小米这件事,我认为他确实站得比我们(这一代互联网企业家)都高,看得比我们所有人都更远。’周鸿祎说。

制度自信

制度自信

  雷军仍然保持着早年形成的工作强度。他说,自己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4个小时,‘除非天塌下来了,星期天是不工作的。’王川介绍,雷军会在这一天陪伴家人,教自己上二年级的小女儿数学,并要她教自己英语,引导女儿学英语的兴趣。尽管每周仅休息一天,雷军有时也会感到别扭,偶尔会打电话给王川,邀请他带上女儿去家里做客。‘我就知道他要和我开会讨论事情。’王川说,雷军不好意思直接在周日说工作。‘他情商很高,会考虑你的感受。’

  在与他相交多年的人眼中,雷军为人谦逊,举止可亲,又十分敏感,渴望受人尊重,期待为人敬仰。

  凡客诚品CEO陈年在雷军身上看到了‘特别难做到的善意’,‘善意的前提是你要同情。’2005年,为了求解内心的难题,陈年丢下‘我有网’的经营,花了8个月闭门写作自传体小说《归去来》。尽管我有网中有雷军的投资,陈年的做法有失职业,但雷军在陈年‘自我清理’的这段时间里没有提一句有关生意的事,‘这肯定是最大的理解和同情了。’书写完,出了,陈年送给雷军,雷军说了一句话让他至今难忘:‘他说,其实你经历的这些我也在经历。这真是一句特别重的话。’

  方兴东感觉,雷军心思很重,一些无心之举也会伤害到他。2000年,有一次雷军来找方兴东,正逢方在接一个投资者的紧急电话,让雷等了半个小时。这件事让雷军10多年一直耿耿于怀。‘每次一喝酒,他喝到一定程度,必然要说这个,起码给我讲了5次。我每次说,好了雷军,这个事情说到这里就忘掉吧,是我不对,但是你看他就忘不掉。’

  尚进记得,在金山开发网游《封神榜》时,雷军批评他不够身先士卒,影响团队凝聚力,‘说你没给兄弟们做表率,人家都加班到两点,你为什么不在?’尚进说,尽管说的是事实,但雷军在10年之后说起这件事仍会往回找补,‘他觉得当时批评重了。说重一次,在乎10年,你可以想象他是多么在乎这个东西。我觉得批评人对雷总的伤害比被批评的人还大。’

  周鸿祎回忆,两人在1990年代相识时,一次坐在雷军的车里聊天。周说雷做的《盘古组件》不好,雷军有点生气,表现为闭口不言,看着窗外开始抽烟,场面一时很尴尬。‘后来我才知道盘古是他第一次滑铁卢,结果我就拿这事批评他,他肯定会觉得很难受。’

  ‘雷军太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了。你越在意,越要把自己描绘得比较高大上,你就比较累。唯一我比他强的,就是我脸皮比他厚,不太怕别人骂我,或者骂我,过去了,就算了。’

  周鸿祎解释说,雷军最早在中关村出道,受柳传志等中关村第一代企业家影响,追求的不仅是事业有成,为人处世上也力图成为楷模。

  在金山期间,雷军要求下属周一到周四穿正装。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向当时的竞争对手微软看齐。‘他希望学到对手的长处。’金山前总裁技术助理尚进说,‘他很讲究气质。外边的人说我们,金山是个二三流公司,但有一流的气质。’曾是金山总裁助理的杨金钰说在一次产品发布会前,雷军批评连他在内的3位员工着装不当,嘱咐他们去百货商场选购西服。‘他说,只有两种颜色可以选:蓝色,黑色。你看你,还穿紫色。’

  今天,小米3年来连续的成功让这个原本拘谨的人重新舒展了开来,雷军开始更多地穿着休闲服,也不再要求统一着装。‘现在的小米和当初的金山比,小米更自信了而已。制度上越来越自信,今天我相信我是对的。’尚进说,‘那时候金山也没上过市,也没向行业证明我们多能赚钱。你凭什么说你这些都是对的?也许金山错了,我们是因为土才这样。但是到了小米,它不会觉得这是土。’

  张朝阳与雷军‘以前交流很多’而‘现在不多’,《人物》记者请他评价雷军,他说,‘属于新贵啊,新贵。他以前不是那么贵,“啪”一下贵了。’

  令人好奇的是,当小米获得连绵成功,这位‘新贵’是否也为所取得的这一切有过骄傲不自胜的时刻?王川说,‘他有一次问我,小米现阶段的风险是什么?我说唯一的风险就是你头脑发热。但是他没有。’

  ‘他跟小米的所有人都这么说:做猪嘛,我们都把自己当猪嘛。’

  马年的春节,雷军和家人在美国加州的太浩湖度过,他滑了5天雪——这几乎是他在生活中唯一放松自己的方式。滑雪有‘小白粉’之称,能力越强越是追求速度感。有人评价,雷军滑雪风格激进。雷军不以为然:‘我滑了8年雪,从来没摔伤过。’

 

编辑: 成蕊

    文章评论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